翻页   夜间
新书包网 > 你呀你 > 第 9 章 冤家聚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shubao.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早起

    陈起是个不擅长跟别人倾诉的人,和陆羡予一样,都是话特别少的人。

    总得有一个人说着,一个人听着,而陈起往往是听着的那个人。

    邢扬以为他俩聊着聊着已经熟了,逮着个空隙,终于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你两咋了捏?到现在你们两可是一句话也没说过啊!”

    陈起手撑着脑袋,泪眼朦胧,在他说话期间打了好几个哈欠:“八字不合,关系不好!”顿了顿,继续道:“大概上辈子我是别人欠他的一张钱吧。”

    邢扬说:“这人呢!哪哪都好,就是不懂得怎么和小姑娘相处,你别介意哈。”指责陆羡予:“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怎么连小姑娘的便宜都占。”

    陆羡予抬了抬眼皮:“有你什么事儿。”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转过去,“太吵了。”

    陆羡予说话之际,周牧荑用手肘戳了戳他。

    邢扬:“诶诶,忙着呢!”

    周牧荑再次戳了戳他。

    这时,邢扬也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儿,教室安静得异常,异常的可怕,感觉背后有千万双眼睛在盯着他,快要被戳出个窟窿。

    像是生了锈的机器,非常僵硬地转过了头!

    发现所有人都看向他的方向。

    邢扬:“……”又转头看看后面那两位,还是若无其事各干各的,眼皮都不掀一下,没有因为别人的注视而慌乱。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慢悠悠地再次转了过去,恰好对上王岐棉的眼睛。

    王岐棉笑容灿烂正一脸“慈祥”地看着他:“聊什么呢,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吗?要不我加入你们的茶话会,怎么样,还是帮您备一小蜜蜂?”

    邢扬老实巴交地站来道:“那得多麻烦老师啊!您继续,继续,不用管我。”

    王岐棉是他们班高二二班的班主任兼年级组长,教他们班数学,和教他们班语文的钟贞羽关系挺不错的,平时就和学生比较亲近,但亲近归亲近,该严的时候还是要严,严起来特别变|态,总喜欢叫人起来回答问题和到黑板做题,回答不出就一直叫人,叫到回答出来为止,有时候答不出来就拿着书到教室后面站一节课!!!

    也总喜欢搞突击检查练习,练习没完成的就站着,并随便挑一道题讲给大家听,讲对了就可以坐下。

    这对数学每次只能考一二十分的人来说每节数学课都是人间炼狱。

    最怕听到的就是:“同桌来回答一下。”

    王岐棉摆摆手:“行了,坐下吧,你跟陆羡予老是混在一起,你看看人家,他考个年级第一,你咋不跟人家学习学习。”

    陈起不动声色地往陆羡予桌上撇了一眼。

    一摞书上明晃晃地放着一张奖状,好像是在炫耀。

    陈起眯着眼瞄见了一行字:“恭喜陆羡予同学在xx考试中荣获年级第一,特发此状,以资鼓励。”

    陈起:“……”

    连这张破纸都跟它主人一样学会装逼了吗?

    讲台上,王岐棉自顾自地讲着,声音顺着麦传到教室每个角落。

    “上学年有被我教过的同学都知道我的教学模式,没被我教过的同学应该多少也听说过我,适应不了我的教学模式的也尽量适应,不出意外的话,高三你们还是会遇到我的,还有就是最好不要在我的课上搞些有的没的哈。”

    “其实你们应该庆幸,赶上了文理分科的末班车,你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好好学哈。”

    “今年我们学校选文科的人还是挺多的,文科的路其实并不比理科好走,人数多,竞争大,我听杨主说选文科的都不太清醒,说什么就业面窄没啥出路,要关爱文科生……”王老师顿了顿,小声说:“我觉得他说的不对,虽然我也是理科生,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替你们语文老师这个文科生辩解一下,文科生不是不清醒,他们像你们一样,只是选择了一个比较适合他们的道路,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选文选理都一样可以有出路。我想说的是不要有什么所谓的优越感,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实验班,但是不要灰心哈,你们并不比他们差,脚踏实地,撸起袖子就是干。”

    老王开玩笑说,有点孩子的调皮,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是,我没有说他坏话,我只是纠正他说的话。不要说出去喔。”

    “虽然我们学校不是什么重点高中,但在洛城也是数一数二的,该有的资源一点也不必别人差,每年的升学率也都挺高的。”

    “……”

    王岐棉手撑着讲台边儿自顾自地输出,给她的学生树立信心,打鸡血。

    有的人听着热血沸腾,充满干劲,有的人听了内心毫无波澜,无动于衷。

    陈起属于后者。文理分科时想都没有想,直接选了理科,也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学好。

    此时的她眼睛微阖,似睡未睡,右手拖着腮,左手搭在课桌上,食指和拇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轮流扣着书桌。

    老师的说话声在她耳膜里若有若无,轻轻地撞击着耳膜。

    直到旁边的拖椅子的声音响起,陈起往旁边那人瞥了一眼!眼神迷离,对着他打了个哈欠。

    “别犯困了,下一个就是你了。”低低沉沉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里,俨然陈起搞不清楚状况,不清楚陆羡予在说什么,十分迷茫地看着他走上了讲台。

    九月清晨的风带着夏日的燥热,也夹杂着秋风的凉爽,鼓动着窗帘,吹遍教室每个角落,也很慵懒地吹拂着人的皮肤。

    清晨的阳光不燥不热,透过窗户洒进教室,很温和。

    虫声“渐”透绿窗纱,明亮而清爽。

    一切都刚刚好。

    陈起看着讲台一侧的少年,少年骨架削瘦挺拔,撑起一件白色校服短袖,独属于他的气质强势地扑面而来,干净而冷冽。

    “陆羡予,请多指教。”说完便鞠了个躬,短短几字,语气平淡,毫无情绪,却在谦虚之中听出了几分傲气。

    陆羡予走下讲台,阳光刚好铺在他身上,映入其眼眸。

    随着他的走动,光好像在他身上游走一般。

    陈起就这么看着“光源体”一步步向她走来,有些恍惚。

    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轮到自己上场了!

    走上讲台的那一刻,要是换做八年前的她,面对讲台下一双双盯着她的眼睛,她可能会感觉脸在冒热气,火辣辣的,脚和手总会不自觉地发抖,连说话声都是抖的。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漠然而毫无感觉,无所顾忌。

    小姑娘身形纤细柔软,骨架娇小,瘦而不柴,像缠绵悱恻般的江南绵绵丝雨融进了她的骨子里,身材比例非常好,一米六的个子看起来没有那么矮。

    她双手放在背后,看起来特别乖,刚要开口说话。

    老王插嘴了:“小姑娘转学来的吧!详细介绍一下自己,可不能我是谁谁就没了喔。”

    底下有男生接了老王的话:“老王!怎么个详细法,啥时候接了个查户.口的业务啊!”笑声此起彼伏,有点闹。

    老王掌控场面,食指贴在嘴唇,“嘘”了一声,做了个安静的动作。

    场面安静了下来,讲台下一双双眼睛都十分清楚地看着她,不像刚才扭头往后看找小姑娘的身影那么费力,还偷偷摸摸的,害怕被发现,现在陈起站在讲台上,大家都大大方方地看着她。

    她巴掌大的标准鹅蛋小脸,脸部线条十分流畅,野生眉毛一根根有规律十分乖巧地躺在她的眉骨上,像修过画了的眉一般,眉间显得清冷疏离,多了一丝淡淡的忧愁,给人一种超脱世俗的感觉,丹凤眼一睁一闭之间,双眼皮若隐若现,眼睛泛着水光,像千万星辰尽收眼底,额头饱满,与鼻根自然衔接,显得小巧可爱,小鼻高挺,果冻唇肉嘟嘟的,多了几分小女孩的稚拙和娇憨,气质温婉清冷疏离,是个标准的古典小美人。

    会让人感叹,到底是怎样的山水才能养出这样的小美人。

    底下有人朝她吹了个流氓哨,但陈起毫不在意,忽略而过。

    小姑娘不擅长介绍自己,通常一句我是谁谁就没了,要详细介绍自己,不知从何介绍起,总感觉自己过去的十六年像一张白纸。

    介绍她过去的经历,将她深埋在心底不愿意让人所知的一面公之于众,无异于重新揭开她的伤疤,这不太能吧。

    陈起抠了抠手指,低着的头抬了起来,下意识望向陆羡予所在的方向,撞入了他的瞳孔。

    抠着的手指放松了下来,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的眼神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是如此的熟悉。

    穿透大半个教室遥遥相望,缓缓道:“陈起,我叫陈起。‘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的起。”

    顿了一两秒,眼神从陆羡予身上移开,飘忽不定,继续道:“是一个南方女孩,因为个人原因,才转学到了这边,很开心在这儿遇见大家,往后的日子里请多关照,介绍完毕,谢谢大家。”

    在参差不齐的掌声中回到了座位上,自我介绍环节还在继续。

    邢扬转过头跟他后桌说话:“仙妹,不仅人长得跟小仙女似的,名字也好听。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女神了。”

    “duck不必这样!”陈起说。

    “要得,要得。”邢扬皱了皱眉,好奇地问:“不过,个人原因是什么原因啊?”

    周牧荑一听,一巴掌扣在他后脑勺上:“闭嘴吧你!”

    邢扬捂着后脑勺“嘶”了一声:“我这不是关心我女神嘛?干嘛这么激动。”

    周牧荑:“仙女的事儿你少管。”

    见陈起没有接他的话,邢扬也不觉得尴尬,十分热情地跟陈起单方面唠了起来,大到洛城的风土人情,小到小猫小狗,陈起也只是偶尔回应一下。

    还十分得意地说自己是“洛城百晓生”。

    陈起配合道:“那,洛城百晓生,有没有看过一只橘猫呢?”

    陆羡予撇了他一眼,继而把视线转移到书本上,拇指和食指夹着的笔懒散地敲着课桌,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邢扬缓慢地“啊”了一声,拖长了声音,带有点疑问。

    “邢扬,没问题吧?”突然被点名的邢扬一头雾水,又“啊”了一声,与此同时,陈起小小的一声“算了”淹没在这句话话里。

    “看你那么闲,话那么多,给你搞个劳动委员当当,没问题吧!”

    邢扬拱了拱手,非常豪爽:“临危受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行,那数学课代表还是陆羡予吧,班长周牧荑,其他班干部等我和你们科任老师商量了在做决定,或者你们毛遂自荐也成。”

    陆羡予上个学年也是被老王教,数学成绩每一次考试都稳占榜首,当了一学年的数学课代表。

    “我说过我很民主的,座位就先这样了,你们想坐哪儿你们自己安排。以后看情况而定。”

    “那个周牧荑,找个时间和陈起去财务室领校服和课本,全班就差你们两没课本。”

    ……

    开学第一天,是相对比较轻松的,大都是讲一下课堂上的要求,打打鸡血啥的,该说话的说话,该睡觉的睡觉,该玩手机的玩手机。

    放学后,同学们脚底像是装上了马达,一溜烟奔向食堂,教室里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周牧荑从桌肚抽出手机:“企鹅,走了,去干饭。”

    说着,勾着陈起的脖子往后门走。

    刚走出门口,陈起倒退一步,后仰身子,探出一个脑袋。

    “陆羡予。”

    听着邢扬讲话的陆羡予转过头,眉梢上扬,目光平静得看着她。

    “嗯?”

    “通知你一声,你小起姐姐已经把你列入暗鲨名单了。”

    旁边的邢扬叹为观止,朝陆羡予递了一个敬佩的眼神,拱了拱手。

    “佩服!佩服!活该单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