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包网 > 月下低语时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帮凶-软饭(上)

第三百八十九章 帮凶-软饭(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shubao.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案六帮凶

    六十软饭(上)

    这一场主动找上门来的挑衅闹剧到底还是从唾沫星子打仗正式升级成了动手掐架。

    蒋唯礼八成是被邵桀轻飘飘的一句“回礼”戳中了肺管子,主动上门假借关心的挑衅干巴巴地僵在那儿,脸色瞬时一沉,抵在门把手上的胳膊重重地磕砸出一声闷响,待机室里外的气氛就霎时间焦灼起来。

    陶方拽着一众队内工作人员拦挡在双方阵营当间,推推搡搡地拉了半天的偏架,也不知道被谁在脑门儿上弹了两个响,气不打一处来地举着外卖袋子里配送的冰袋捂了会儿脑袋,歪在沙发上看见徐沐扬和霍柯凝重地从赛事方裁判组那儿开会回来,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怎么样?会不会影响比赛?”

    “先警告。裁判组还特意?业募嗫兀??ɡ翊?苏夜?吹模?颜饣鹈缣羝鹄此?团芰耍?餮廴艘豢淳椭?涝趺椿厥露??薹蔷褪钦?慈肥的制鹄戳耍?M动手打人那俩替补说是禁赛三个月?净扯淡呢,这会儿禁赛,三个月之后夏季赛转会期都不耽误……咱们这边后续处理怎么着再说,估计要罚款——”

    徐沐扬进屋摆了摆手没说话,先奔向竭力缩躲在队医身后敷脑袋的小替补徐星宸,上手检查了一下。霍柯叉着腰站在门口,往这一屋子丧头耷脑的身上扫视一圈,应声搭茬的视线辗转落在了邵桀头上,扬起下颏故作轻松地问了一嘴,“桀哥,摊一半?”

    邵桀没什么所谓,从善如流地抬手比了个“OK”,霍柯却嫌弃地甩手一挥,“拉倒吧,什么屎盆子你都接着。你自己的事儿还没个准呢,现在是按照选手行为规则予以上报,今天你可给我老实待着保平安。”

    “……其他的事回酒店再说。”徐沐扬再三确保小替补这张脸不会影响出镜拍摄才回过身,抬手压住邵桀的肩膀,看着陶方抿着嘴唇打算追问的表情轻晃了晃脑袋,“拍摄之后直接带队回酒店,期间所有官方拍摄以外的媒体采访全部拒绝,今天的训练赛先取消,带他们回去自行训练,我跟霍柯待会儿估计得带邵桀去赛事筹备组那边一趟,你跟领队盯好了,蒋唯礼这事儿闹得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留点儿心,别又被他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陶方愣了一下,点点头但没说话,只是在工作人员敲门提醒拍摄准备的时候,为难沉重地看了貌似漫不经心的邵桀一眼,哑声一叹。

    然而重大赛事当前,没头没脑结结实实地被人算计了一遭大的,任谁也不可能做到丝毫不受扰乱的没心没肺。

    邵桀面子上绷着云淡风轻,肚子里的心肝脾肺都快焦灼地搅和成一团,胃里头反酸反得恶心劲儿都快冲上天灵盖儿。他倒是不担心这件注定是诬陷栽赃的事情在他身上发酵膨大,可事关一整个队伍接连几个月的用心努力成果在即,邵桀其实有点儿心里没底,不太敢确定蒋唯礼这一出扣帽子的戏码针对的究竟是他自己,还是打算抢在他自己“东窗事发”之前,把差点儿害得他走投无路的DRG也掀倒在地,踩在脚底下。

    官方核实情况公布安排的进展始终在拖沓。

    邵桀并不意外,蒋唯礼“为非作歹”也有了点儿年头,背后保不齐倚靠着官方这棵大树上的哪几根枝杈。霍柯和徐沐扬却在突发的公关会议上据理力争得嗓子眼儿冒烟,拎着已经有风向扭转迹象的词条广场,坚决要让官方有一个明确的态度示下。

    然而举报假赛涉赌的词条在热搜上高高低低地晃悠了一天一宿,赛事官方到头来也就在翌日清早发了一则模棱两可的公告,开篇说明了匿名投报确有其事,篇末作结也说了会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取证,不过为了赛事的公平公正,暂时不方便透露选手的清白究竟是真是假。

    “真够闹腾的这帮人,诶,昨儿晚上市局经侦那边就已经电话联系上了,也确认了举报材料作假,他们这会儿反倒谨慎上了,电话录音都不行,非要让盛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出具一份红头盖章的纸质文件——这不有病吗?”

    霍柯倾身挤兑着晃晃悠悠去训练室蹭网的邵桀,将一推门就看见满屋子正在调试外设的队友齐刷刷地扭头往邵桀身上瞄,眼巴巴地擎等着邵桀归队训练未果,又挂着满脸的哀怨往霍柯的脸上瞧看。

    “现在是能证明跟假赛涉赌的事儿没关系,但毕竟刘水身上案由太多,谨慎点儿也好。”邵桀摇头就笑,端着手机就往训练室的长沙发上斜躺一靠,拨开沾黏在他身上的视线和略带可怜的目光,“别一个个搞得我快要与世长辞了似的,前几天训练赛徐星宸不是效果挺好吗,又不缺人,该干嘛干嘛。”

    霍柯也轰鸡仔似的挥了挥胳膊,掏出在屁股兜里振动了半天的手机,捋着徐沐扬丢砸过来的一连串消息往邵桀身边一凑,悄么声地碰了碰邵桀的肩膀:“沐扬说……赵记者那边帮了不少忙,证据造假的事儿你真不知道?”

    邵桀捧着贪吃蛇的游戏页面没抬头:“举报给出的假证据我真就一点儿都不知道,不过刘水被警方控制之后,他经手的账面钱款基本都在警方的监控之下,流水明细是不是伪造的那还不是一查就清楚,问题不在这事儿上,官方拖着不把话说清楚,主要是在观望舆论发酵。”

    “现在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扒几场失误发挥的剪辑出来就说是打假赛,官方一天不出调查结果……且得闹上一阵儿。你原来东家的经理今天早上六点半就把我那屋门敲开了,生怕沾包——”霍柯揣着胳膊唉声叹气,沉默了几秒,又蓦地抬头:“你真没参与吧?”

    邵桀略微一顿,抬眼挑了下眉毛,“我要是真参与的话会留下证据吗?”

    “有道理。”霍柯捏着下颏上的胡渣想了一会儿,觉得邵桀的回答搁在他身上倒是挺有说服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叹了口气,嘀咕了一嘴“权当趁这机会休息”,起身就奔着陶方整理数据的那台电脑走过去。

    邵桀面上不显,手上却抖颤着一歪。他耷眼看了会儿游戏结束黑白页面底下被蚕食殆尽的那条蛇,无声地搓动着手机壳背面复原又打乱的拼图滑块,然后觑着突然弹在游戏页面上方的来电提醒,傻眼地呆了几秒,叽里咕噜地从沙发上端正地坐起来。

    “……江……江警官?”

    “这位小朋友,挺能瞒的啊,就没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