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包网 > 三姐 > 第 677 章 像幽灵一般从一棵树后缓缓站了出来

第 677 章 像幽灵一般从一棵树后缓缓站了出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shubao.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回头看了一眼“七星楼”宾馆的大门,心里叹道:看来,这房间今天晚上只怕又是白开了!

    我手里紧紧握着飞刀,缓缓朝着人民广场走去。

    广场内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四周的路灯熄灭了很多,只有几盏依然亮着,发出那昏黄而幽暗的光芒,有气无力地洒在我的身上,在广场的地上投下了好几个长长的、扭曲的身影。

    那些影子如同被遗弃的幽灵,伴着我的缓缓移动,孤独而又无助地在地面上舞动着,让这空旷的广场凭空增添了一种怪异的氛围,更是让我内心有些紧张。

    我走了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孤零零地站在广场内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应该继续往哪个方向走。

    正在迟疑中,那只黑鸟不知道又从哪里飞了过来,直接落在了我面前的空地上。“?N?N?N”,它的两只爪子在地上像小鸡一样,轻快地朝着一个方向跑了几步,跟着停了下来,扭头望着我。

    啊?!它在干什么?!它真的是在带路吗?!我心中万分震惊,如果它真的在给我带路,这它妈还是一只鸟吗?!

    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黑鸟发现我跟上它了以后,就又振翅飞了起来,只不过这次飞得很低很慢,就在我的前方,飞进了人民广场旁的一片树林里。

    我站在树林边朝树林里望了望,林子的尽头是一堵院墙,是人民公园的院墙。在寂静的夜色中,那堵院墙看着就如同连绵不断的暗黑色屏障,将万佛寺与人世间隔绝。

    万佛寺弥勒堂的那条地道原本直通这个院墙下的某个位置,但是现在进口和出口都被悲云和尚给填埋了。

    黑鸟飞进树林后,又不见了影子,不知道是否停留在哪棵树上注视着我。

    这林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吗?!还是祖师尧就藏在这片树林里?!我在树林边徘徊了一会儿,又回头四处望了望,心里想道:反正都走到这里了,管它里面有什么,进去看看再说。这才一咬牙钻进了树林里。

    这片树林里的树木和街道旁的梧桐树比起来,都不算太大,但是一路走过去,也看不出来树上有没有藏人。

    慢慢地,我已经摸到了院墙旁。我抬头看了看高高的院墙,好像院墙上也没有什么人影子之类的东西。

    我是不是搞错了那只黑鸟的意思?!它总不会是让我翻进人民公园里去吧?!我抠了抠脑袋,真的要翻进去的话,恐怕要找一棵靠院墙最近的树才行。不然这么高的院墙,没有任何工具,我肯定是爬不上去的。

    我四处张望着,终于发现了一棵树,离人民公园院墙要近很多。

    我连忙跑了过去,正想往树上爬,突然觉得这棵树上有些不对劲。在灰蒙蒙的夜空中,我好像看到一条细细的影子,从树上一直延伸到了人民公园内。

    嗯?!那是什么?!我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看。说树枝吧,不像,伸得那么长,好像又太细了点。说电线吧,又似乎粗了些,更何况,这附近也没有电线杆子或者路灯需要从树上接过去!

    我一时间有些好奇,把飞刀收了起来,抱着树干慢慢地爬了上去。等爬到树丫上仔细一看,我靠!这上面居然拴了一根粗粗的绳索。它的一头绑在树干上,绑的结结实实的,另外一头直接扔进了院墙里。

    这是谁绑的?!我大惊失色,这肯定不会是人民公园的工作人员干的吧!谁绑根绳子在这棵树上面干什么?!祖师尧吗?!他想要干什么?!凭他的身手,好像也用不着这个东西吧?!

    我看着绳索正在出神,突然,那根绳索一下绷紧了,拉得笔直,整棵大树都摇了一下,似乎有人正在院墙内使劲拉动着绳索。

    我操!正主来了!我慌忙顺着树干悄悄地滑了下去,在附近另外找了一棵大点的树躲在了后面,右手在腰间又把飞刀摸了出来,紧张地戒备着。

    只瞧见大树猛地摇晃了一下,跟着树干朝院墙方向弯了一点,然后轻轻地一摇一摇的,仿佛正有人拉着绳子顺着院墙往上爬,每往上爬一步,大树就跟着晃动一下。

    大树的头点啊点的,这个人似乎爬得很费劲,院墙上好半天也没有看到他冒个头。

    时间过了好久,我都感觉自己望着院墙的脖子都有些发酸了,终于,一个黑影从院墙上冒了出来。

    我连忙把身子往树后缩了缩,悄悄探出头去瞅着这个黑影。

    只见这个黑影趴在院墙上,像一条刚离开水的鱼,不停地喘着气。又看着他趴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这才继续翻出院墙,想抓着绳子顺着院墙滑下来。

    结果因为院墙和大树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他抓着绳子刚翻出院墙,就像秋千一样荡向了大树。

    “砰”的一声,他人重重地撞在树上,差点摔了下来。

    好在他死死地抓住了绳索,终于一点一点拉着绳子,顺着大树滑了了下来。

    滑下了大树,这个黑影一屁股坐在大树脚下,哈赤哈赤地喘着粗气,似乎累的不行了,但是手里仍然紧紧地攥着绳索没有松手。

    我好奇地看着不远处大树下的黑影,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个身影怎么有点熟悉呢?!

    联想到储教授下午急急慌慌地又钻进人民公园的事情,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这个家伙就是储教授!他这是在干什么?!祖师尧把我引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

    对了,储教授已经出现了,祖师尧又在哪儿?!我不由地四处望了望,还是没有看到其他人的影子,还有那只黑鸟也不知道藏在了哪儿?!

    储教授手里紧紧地攥着绳子,吃力地站了起来,只见他深吸了两口气,便开始拼命地把手里的绳子往外拉。

    刚开始,他显得很轻松,绳子被轻而易举地拽了很长一段出来,然后掉落在地上。

    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就显得异常吃力了,仿佛院墙里绳子的那一头绑着一座大山。每拉一段,他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中途甚至还有两次,院墙那头的重物又无情地滑掉了下去。每滑掉下去一次,储教授都抓着绳索,无声地捶胸顿足,然后又开始拼命地朝外猛拉着。

    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重啊?!我看得心急如焚,全身的力气都被他牵引着,恨不能上前去帮他一把。

    三番两次不成功,储教授似乎已经精疲力竭了,可他依然死死地攥着手里的绳索不肯松手。

    他靠在大树上稍稍喘了口气,然后又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

    只可惜,这一次,他明显力不从心了,不但没有把院墙里的东西拉起来,反而被里面的东西拖得踉踉跄跄,一头撞在了院墙上。

    这一撞,可能把他撞得有些发懵,手里的绳子差点脱手而出。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正准备走出去问问他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从院墙里拉出来,就听见树林里传来了“唉——”的一声长叹,那声音宛如一个垂暮老人的叹息,又仿佛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人的悲鸣。

    随后,一个全身一袭黑衣的家伙,像幽灵一般从一棵树后缓缓站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