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包网 > 全球变异,从灾厄降临开始 > 第一千二十四章 天上人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shubao.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凡事都会有例外,就在今日,就有一个低级官员创造了例外,走进了王府的大门,让所有在门外等的众多低级官员,惊掉了下巴。

    战景逸带着武笠,迈步走向王府的大门,武笠跟在战景逸身后不时左看右看,颇有一种趾高气扬的感觉。

    就在众人看着战景逸一步步走向大门的时候,有人终于皱起了眉头,其中就包括了吏部的官员,也是他那天接待战景逸回来报备的。

    别人不认得战景逸,可他确认识,因为他才办理过战景逸的报备,知道他之前只是云城下面的一个小吏,不知道走了谁的门路,取得了一个经历的官凭,那天就是来吏部报备的,然后在开平等待吏部给分配正式的官职。

    按说,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但在如今的朝廷中,买官卖官已经是明面上的事情,很多大人都靠这个发家致富的,所以,也没人去细查这些人的背景。

    毕竟,万一一查查到一些大人的身上,那就给自己惹来麻烦了。

    这个时候,吏部的官员看到身为一个候补的小小经历,居然敢带着仆人大摇大摆地朝着王府的正门而去,就连他一个吏部郎中正四品官员,也只是配合三公子家的管事,坐在一起喝点茶而已。

    一个区区的从七品官职的候补官员,居然大大咧咧地走向临王府的大门?

    “站住!你……你……那里是你去的地方吗?”

    吏部郎中快步走上前,想要唤住战景逸,生怕这个小小的经历,冲撞了临王府后,他也难逃干系。

    然而,出乎吏部郎中的意料,战景逸只是撇了他一眼,连正眼都不看他,反而带着武笠一跃登上,王府的台阶。

    看到这一幕,一时间,门外所有的低级官员都愣做一团,吏部郎中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名他很陌生的经历。

    在临王府家仆还没骂出声前,战景逸已经将一本金灿灿的名帖,狠狠砸在这名家仆的脸上,那是三公子的名帖,家仆自然认识,仔细一瞧,上面还特别写着李经历的三个字。

    一时间,这名家仆的脑袋嗡嗡作响,却一时想不出来,这个李经历是个什么个大人物,不过却马上顾不得脑门上红肿的淤青,小心的伺候着战景逸走进王府大门。

    顿时,王府外,一行人官员目光诡异的看着,刚才开口提醒战景逸的吏部郎中,也让吏部郎中的脸色,忽明忽暗,整个心都悬在了喉咙眼上,怕是今天晚上别想安下心来。

    一入王府,走廊两侧,站立着一排模样俊俏的侍女,她们身着统一的翠绿色长裙,腰间系着金色的丝带,脸上挂着训练有素的微笑。

    看到战景逸到来,有侍女上前恭敬地弯腰行礼,然后小心翼翼地引导着战景逸,穿过走廊,向宴会厅走去。

    走廊上悬挂着一尊尊精美的七色琉璃灯,这些灯由透明的琉璃制成,每一盏都雕刻着不同的图案,有的像飞翔的凤凰,有的像盘旋的龙。灯光透过琉璃,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辉,将整个走廊照得如同白昼。

    如此美景,再配上远远而来那悠扬动听的琴声后,整座王府仿佛是一座“天上人间。”

    没错,至少在战景逸的眼里,还不如天上人间呢,在凌源之地,随便整一个豪华夜总会都要比这里强上百倍。

    不过,就眼下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里的布置,那就是一个明晃晃的天上人间。

    ……

    “大人!”

    这时候,武笠拉扯了下战景逸的衣袖,眼睛往左边一瞥,战景逸目光扫去,树丛中几个隐秘的身影暴露在战景逸的眼皮下。

    这些人隐藏在树丛内,手握刀刃,微闭上双眼,犹如石头一样,可身上却是散发着一股锐利杀气,风从他们身边吹来,立即就感觉冰凉了许多。

    战景逸微微一惊,好家伙,居然都是高手,待仔细打量一番后,得出的结论是,单个实力,远不如那位被王一一枪钉死的小将。

    算起来,按照觉醒者的标准,应该也不过是二三级觉醒者这样的能力。

    不过,这几个人连呼吸的节奏都保持着惊人的一致,看起来是长期在一起,所以,彼此间的配合默契度是足以想象得到。

    而且,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战景逸相信偌大的临王府里面,这种隐藏在暗处的侍卫,决然不在少数。

    而且,这也只是最低级的侍卫而已,在暗处或者他们看不到的位置上,肯定还有实力非同小可的高手坐镇,例如,白日那个黑脸长须的中年人。

    如果有人想要从这里杀出去,怕是即便是四五级的觉醒者,也必然能付出一点代价,可以说,这个王府用龙潭虎穴并不夸张。

    待走过了前厅后,后院一座偌大的巨型莲花池,展露在战景逸的面前,战景逸面前一亮,莲花池上,就见一座巨大的水晶莲花,落在湖面上,一盏盏透亮的琉璃灯,悬挂在上面。

    “好香!嘶……这水,居然是酒……”

    武笠提着鼻子一嗅,这家伙的鼻子似乎比狗还要灵光,原来,顺着水晶莲花的花瓣流下来的,并非泉水,而是酒,上等的好酒。

    若是在酒楼,就这一壶酒水,怕是就要花费寻常百姓一年的口粮。

    如此美酒,顺着莲花浇落下,酒水并非直接流入池塘,而是顺着莲花下面的绿叶翡翠雕琢的沟渠,游过周围酒桌,最终顺着特制的机关,滴落在酒桌旁的酒桶中。

    这不禁令战景逸恶意的想着,如果这时候,若是有一包剧毒,趁人不注意丢入里面,那乐子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战景逸不由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心思不由得活跃起来,不过思前想后,战景逸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

    虽然他身上的确有剧毒之物,那还是从野蛮世界带出来的毒药,可问题是,经过这大的酒水循环后,再毒的药效恐怕都会分散出去。

    即便,能给小部分人造成不适,但对于在场的众多高手来说,这点毒所造成的伤害,恐怕也是微不足道。

    若是单纯的毒物,倒是可行,可又能毒死几个呢?怕是酒还没有到口边,就被人家察觉了出来。

    想来想去,战景逸虽然有些心动,但还是决定放弃这个计划,他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何况对他来说,今晚自己冒险来这里,自己的目的也并不在此。

    投毒这种事情,想想还是可以的,实行起来问题太多,搞不好没成功毒死一个,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那可就是太失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