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包网 > 津门诡事录 > 三百九十一 白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shubao.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袍老祖双手已断,趁着陆松涛和尤非动手的机会,已经用断腕夹着镜芯,顺着青铜台组成的阶梯,爬去台顶的青铜树下。

    他嘴里受伤不轻,门牙掉了,舌头也被铁尺射穿,幸好铁尺被舌头和门牙一阻,已经失了大半劲道,只刺进上颚数分,并未及深入脊髓,随意他虽受伤不轻浑身乏力,却一时间尚不致命,仍能凭着一股顽强的生命力,支撑着身体,强行朝着青铜树爬去。

    此时,程灵均也趴在青铜台阶上,朝着顶端爬去,他脖颈上受了黄鼠狼撕咬,虽然并未损伤大动脉,但肌肉撕裂失血不少,此时已经面色惨白气若游丝,但迷信员峤仙镜神力的执念,却仍旧能支撑着他,朝着台顶攀爬,一路爬行,在地上拖出长长的血迹,场面?人。

    他最先朝着青铜台爬去,但因为动作缓慢,却被夹着镜芯的黄袍老祖超过,率先登上台顶。黄袍老祖站在青铜树下时,程灵均才勉强爬上高台,举目凝视着台心处的青铜树。

    尤非原本就要朝着台顶飞奔,可半路被严本真稍阻,稍微耽搁着一下,黄袍老祖却已经爬到了台顶。

    台顶那圆柱形的青铜树身,十分粗大,树身圆柱下,连接着一个三面棱柱,这三面棱柱两面上嵌着两枚和镜芯一样的铜镜,还有一面是个凹槽,正好和黄袍老祖夹着的镜芯一般大小。

    那凹槽漆黑,内里探出些嗷嗷突突的小立柱,黄袍老祖低头一看,断腕出夹着的镜芯,这才发觉,镜芯背面看似凹凸不平的地方,并非是年代久远,铜镜锈蚀剥离,却原来是能与凹槽探出的得许多小立柱相合。

    这镜芯背面凹凸,还有些小孔,叶知秋当年得了镜芯后,以为这镜芯背面的小孔,暗合天上的星宿,但却无论如何查找,也找不到可以对应的星宿,殊不知,其实这些小孔其实相当于是钥匙的齿牙。

    黄袍老祖口中不住流出鲜血,却神情亢奋,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将断腕夹着的镜芯朝着棱柱凹槽插落。

    他动作不便,却如何尝试也无法将镜芯插合,镜芯触碰到断腕处,一阵钻心剧痛,双臂一松,“当啷”一声镜芯落地。镜芯落地,平平地落在青铜台上,但他没了双手,却连捡起镜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完全做不到。

    他发起狠来,竟然用手腕处的断骨去钳那镜芯。可断腕用力往地上一戳,却登时疼得他心胆俱裂。

    这时,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在他背后站起,他心头一惊,急忙作势闪避。回身却见,一个满身血污,面如金纸的人,站在自己身后,却正是程灵均。

    程灵均大量失血,此时身形晃动摇摇欲倒。她并不攻击黄袍老祖,而是俯身将镜芯捡起,只是他爬上台顶,刚从地上爬起,此时稍一弯腰,却再也直不起身子,一阵眩晕,立即坐倒在地,身体依靠着棱柱,不住喘着粗气。

    黄袍老祖见她捡起镜芯,原本要上前抢夺,却见她依靠着棱柱,单手握着捡起的镜芯,抬手朝着棱柱凹槽处摁下。只听“咔嗒”一声,镜芯正好卡在凹槽处。

    黄袍老祖和程灵均,四目相对一阵苦笑。程灵均却手臂滑落,身子一歪栽倒在地,躺在台上,仰头望着镜芯,不住?移??

    镜芯插合之后,却并没什么动静,黄袍老祖凝神观瞧,却见镜芯虽然和凹槽中小立柱插合,却并未被摁进凹槽内。急忙上前用手肘朝着镜芯压下。

    可这镜芯此时死死卡在原位,任凭黄袍老祖用力压下,却怎么也不能将其推入凹槽内。

    正在此时,尤非已经飞步踏上台顶,紧随其后的是陆松涛,严本真也追着两人快步赶上台来,最后上来的是范统。

    尤非见镜芯已经插合,忙厉声喝道:

    “镜芯不能合一!”

    可黄袍老祖眼见强敌将至,自己受伤甚重,又没力气摁下镜芯,把心一横,发一声喊,便双足蹬地,身子跃起后仰,用头猛朝镜芯撞落。

    这头锤是他刚才对付程灵均时所用的招数,此时他重伤脱力,也只有集中全身力气,朝着镜芯用头锤撞去,才能将镜芯完全插合。

    这一撞他使足了全身气力,众人只听“咯噔”一声,那镜芯已经完全嵌入凹槽,同时黄袍老祖额头也已经鲜血迸流,身子摔落倒地不起。

    随着镜芯嵌入,众人耳中只听见不停的水流声和青铜台下机括咬合发出的“哐哐”声响,棱柱上的青铜树身,也同时开始缓缓转动,随着青铜柱转动,上层的探出的铜臂也开始转动,接着再上层的铜臂同样开始转动,力量向上传导,接着整株青铜树都开始转动,只不过每层铜臂转动的方向不同,让人观之眼花缭乱。

    黄袍老祖身子瘫软在地,倒在程灵均身旁,两人原本不共戴天,誓要将对方置于死地,可此时却同卧在地,命悬一线,前尘往事的仇怨,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两人只是抬头仰望在地,凝视着上方转动的神树,眼神中透出无限的渴望。

    尤非面露惊惧神色,忙抢上前去,伸手用力去抠那嵌在棱柱上的镜芯,此时棱柱也在缓缓转动,棱柱三面全都嵌着一般无二的镜芯,尤非也根本分不出哪块石黄袍老祖嵌入的,只是随意找一块,便想用力将其抠出。

    可此时镜芯已经平平嵌入棱柱,又哪又缝隙可以让他用力,随着棱柱转动,棱柱上的青铜纹饰,已经将尤非擦得满手鲜血,可他随着棱柱游走,却始终并不放弃。

    忽然青铜树顶端,发出一阵“咔啦啦啦”的响声,只见高出巨大同鸟背上负着的青铜球,竟然从中间裂开,如同闭合的折扇,朝着鸟背方向插合打开。

    原来这青铜球却仅仅是一个外壳,内里有一层球笼,球笼里面却是一块蓝绿色的晶石,虽然和石晶相似,但颜色却不相同,也并不发出幽兰的光芒。晶石比卡车轮胎还要大上一倍,整体菱形,并没经过琢磨,看起来形似火焰。

    忽然,三角大殿周围二十一尊瓮中巨像,同时发出一阵响动。所有巨像口唇同时裂开,便赛这些巨像同时活了过来,大张其口。

    每尊巨像口中,都含着一块与铜球内相似的晶石,只是个头却要小得多。与此同时,巨像手中所持的铜镜发出一阵吱呀,开始微微上扬。

    每一面铜镜都在震动中,震落镜上的铜绿,这时,那巨像口中的晶石发出一阵绿莹莹的光芒,这正好射在巨像手中铜镜背面,绿光却穿过铜镜,光束陡然大了三四倍,笔直地射向青铜鸟背上的晶石。

    原来巨像头顶本就是个空洞,空洞直通巨像口中,原本头顶磷光气和晶石发出的白光,一直照在巨像口中的晶石上,可直到巨像口唇机关裂开,才将口中晶石的绿光折射出去,照在巨像手中铜镜背面。

    巨像手中铜镜却是一个水晶磨成的巨大透镜,外圈包着青铜,嵌着黄金纹饰,背面也嵌了青铜,只是中间露出一大部分圆孔。

    巨像口中晶石绿光,穿过铜镜背面圆孔,将光线透出,并经由透镜放大数倍,这才直射向,青铜鸟背负的火焰形晶石上。

    尤非见状心头大惊,急忙转身闭目,不敢再直视青铜树和上面的铜鸟晶石。

    严本真见他转头闭目,却快步栖近,飞起一记足枪,朝着尤非背脊刺落。

    尤非心中惊惧,加上四处机械水流只声不断,竟没察觉严本真偷袭。而一旁的陆松涛和范统,正惊叹着古人建造的机械,也没留意严本真会在此时偷袭。

    等到尤非惊觉之时,已经晚了。他怕严本真伤到箱中爱子,急忙转身用露陌刀刀锋相迎,不料严本真足枪已至,一脚刺中他胸前奇门。

    他身子后退刀要回身,严本真却足尖上扬,一招两踢,正踢中尤非手腕,将露陌刀踢得飞起,直接从台顶落下,去不偏不倚正掉落在韩大胆儿面前。

    韩大胆儿看到地面上的嵌金壁画,心中已经猜到了个大概,忙打手势告诉梅若鸿几人,闭上眼睛,不要朝这儿看。但听机括开启,又见青铜树转动,再向凸起黑石旁的大友嘱咐时,却见大友手摁在黑石上,手上断指的鲜血岑岑滴落,大友却眼神空洞,似乎对韩大胆儿的话充耳不闻。

    韩大胆儿有心上前查看,但青铜台顶上神树开始转动,周围的青铜像也裂开巨口,将一道绿光喷出,经由其手持的透镜,射向高出铜鸟背上的蓝绿晶石。

    他急于奔上台顶,却又记挂的大友,速度不免慢了,正要飞步台上的时候,忽听得下方的大友,口中喃喃自语道:

    “镜子白光……都死了……所有人……所有人……都变了……”

    韩大胆儿听这只言片语,却心头一惊,心道,难道大友和尤非一样,也是无终国人的后裔?从他断断续续的话中所述,竟然和自己的猜想颇为相应。

    见大友神志迷惘,便立即窜越上前,伸臂在大友腰间一抱,将大友身子抱起。大友却兀自昏昏沉沉,直到韩大胆儿抱着他窜上青铜台,这才渐渐转醒。

    大友一恢复神志,立即对韩大胆儿道:

    “韩叔!刚才我看见了古称……还有城中镜子……就是这镜子!”

    说着两人已经来到青铜台上,大友见了神树顶端的铜鸟晶石和那古镜,一边说一边伸手指着古镜。

    此时青铜台上,黄袍老祖和程灵均躺在青铜树下,各自奄奄一息,尤非嘴角带血,正一掌逼退严本真,严本真倒退中,背后重重挨了陆松涛一脚,身子在空中连翻了两个筋斗,这次“通”的一声摔落在地。撞得青铜台地面隐隐发出“嗡”的一声。

    正在此时,周围二十一尊巨像,手中各自射出绿光。绿光打在铜鸟背后晶石上,晶石陡然一亮,一股光亮向上传导,顶上那巨大的铜镜赫然亮起。

    铜镜斑驳的铜绿纷纷落下,忽然亮起一道白光,随着下面的青铜树,开始不停旋转,而且越转越快,最后一面铜镜在白光中,化成了一个白色光球,忽然白光骤然爆亮,霎如烈日雪崩,瞬间吞噬整个古城,将所有的一切都映照得白如霜雪。

    尤非急忙回身背对青铜树,紧闭双眼,对韩大胆儿喝道:

    “别看白光!”

    韩大胆儿不等他提醒早已明白,急忙闭上双眼,并且伸手捂住大友眼睛。口中对这范统和陆松涛喝了一声,范统登时会意,也紧闭双眼。

    陆松涛听见尤非得话,心知有异,立即握紧手中短刀,闭目静待,并且竖起耳朵倾听周围动静,谨防有人借机偷袭。

    ?望塔上梅若鸿等人,见白光亮起,都依韩大胆儿所言,也急忙转身闭目,不去看那白光!

    青铜台上的眼本身,见白光亮起,却头凝视青铜树顶上的光球,在他眼神与白光相接的瞬间,全身陡然一阵,接着脸上表情忽然变十分迷惘享受。仿佛这一刻浑身有种说不出的舒畅,周身受用无比。

    黄袍老祖和程灵均,此时已经气息微弱,个人在迷离中,心中却仍旧默念着自己的心愿执念。他俩可仰面朝天,将要咽气之时,忽地看见顶上白光骤然亮起,登时觉得精神为之一震,好像在弥留之际,被打了一支强心针赛的。

    程灵均只觉得脖颈上原本撕裂的伤患,正在迅速痊愈,不多时,脖颈处皮肉重新长好,已经跟完全没有受过伤一样。跟着,他那条跛腿上筋骨突然伸展,退外的金属支架稀疏碎裂,叮叮当当的掉落满地。

    程灵均跳跃了几下,发现自己想走入场,这条废腿竟然已近痊愈,登时喜不自胜。

    接着忽然觉觉得自己身上也起了变化,胸前一阵紧缩,她下意识伸手朝胸前摸去,那原本就隐隐约约隆起的胸脯,竟然变得异常平坦,咽喉汤热,似乎喉头处鼓起,长出了喉结,而唇上和下颌,长出了浓密的胡须。

    程灵均大喜若狂,忙伸手往胯下摸去,果不其然多了那话儿,她却真真实实的变成了一个男人!

    就在他笼在白光中,振臂高呼的同时,见黄袍老祖这边的身体也同时齐了极大变化。

    他口中伤势痊愈,而原本失去的双手,竟然续骨接筋,自白骨长出血管筋脉,又迅速长出肌肉组织,接着长出皮肤,双手顷刻间已经完全长好,他伸手在青铜台上一摸,手指触摸青铜台的触感也极其真实。

    他正欣喜间,忽然身子剧烈震颤,接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全身,只觉得身子似乎要从内部涨裂了,转瞬间,全身骨骼作响,肌肉筋骨拉扯,已经发身长大,有了一副成年人的身躯,连原本身上的衣服都被撑破扯烂了。

    如同一个健壮的成年人,强行穿了一身孩子的衣服,衣服自然破碎,弄得衣不遮体。

    就在二人旁若无人,喜不自胜的时候,忽然,那青铜树停止转动,铜镜发出的白光也骤然而止,整个古城一阵颤动,接着地面摇曳,四处方石纷纷落下,房舍坍塌地面开裂,青铜树“咯嘣”一声从中间断裂,青铜台、地面、二十一尊巨像全都纷纷开裂倒塌,眼看这诺达城池,顷刻间便会尽数毁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